唐宁点头,“好!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!”,吴小鱼说。

    “你在家等着”,吴悠悠说,“我们去看看,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吴小鱼哦了一声,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吴悠悠吩咐阿沐灵忧,“你陪着小鱼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,阿沐灵忧说。

    吴悠悠拉住唐宁的手,俩人身形一闪,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吴小鱼看看阿沐灵忧,“别站着了,坐下等吧。”

    阿沐灵忧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俩人一齐坐下,默默的等着了。

    正如阿沐灵忧所说,此时的达尔伦寺这边,哀嚎一片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从次仁多杰往下,一百多名上师和喇嘛眨眼间全部吐血身亡,一时间,达尔伦寺的天都塌了。幸存下来的喇嘛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只好跪在上师的遗体前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卓嘎却没有哭。

    她跪在次仁多杰的遗体前,神情木然,仿佛傻了似的。

    吴悠悠和唐宁走进达尔伦寺,隐住身形,来到了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卓嘎痛苦的闭上眼睛,仰起头,一声长号,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两行伤心的泪水,沿着她的眼角涌出,滑过她的脸庞,宛如断了线的珠子,打湿了她的僧袍。

    唐宁看了看吴悠悠。

    吴悠悠松开她,绕到卓嘎面前,仔细看卓嘎的眉心。

    他看的很清楚,卓嘎的眉心内,隐约有无颜吉祥天的身影。

    无颜吉祥天?!他似乎明白了,随即又看了其他几个喇嘛的眉心。

    有人眉心内是达刺沙罗。

    但绝大部分人的眉心,都是因陀施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他心里有数了。

    他转身来到唐宁面前,“我有办法了……”“什么办法?”,唐宁赶紧问。

    “卓嘎的眉心里,是无颜吉祥天”,他说,“其他人的眉心里,要么是达刺沙罗,要么是因陀施。”

    “眉心里?”,唐宁故作不解。

    吴悠悠点头,接着说道,“大轮佛衣咒是法相光王的护身咒,密身王佛是法相光王的亲传弟子,他自然是可以用的。但是人间的这些喇嘛,并没有得到法相光王或者密身王佛的亲传法印,所以他们虽然念诵这咒语,却并没有得到真正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还有用?”,唐宁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大轮佛衣咒威力巨大,只要念诵,就有一定的作用”,吴悠悠话锋一转,“但没有传承的咒语,是无法跟有传承的咒语相提并论的。没有传承的咒语没有根基,虽然有一定的作用,但更多的,还是障眼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障眼法?”,唐宁皱眉。

    “对”,吴悠悠转过来,看看卓嘎等人,“他们没有传承,念的咒语再多,也不过是无根之草木。既然是无根的障眼法,那要破它,就容易的多了。”

    唐宁看看卓嘎,接着问道,“那就是说,不用以咒破咒了?”

    吴悠悠点头,“破障眼法,不需要以咒破咒,只需要以相破相。和大轮佛衣咒同级的咒语我们不好找到,但要幻化一个更强大的相出来,并不难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用一个幻象,替代因陀施他们?”,唐宁看着他,“这样,这没有传承的大轮佛衣咒,就破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”,吴悠悠说。

    唐宁看看地上的喇嘛,轻轻出了口气,“暗音天女一死,凡是为他们诵念大轮佛衣咒的庙宇,都会有人死去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看吴悠悠,“这是冥界给我们创造的一个契机,利用这个契机,就可以破开因陀施等人的幻象!”“这些喇嘛都很虔诚,可是虔诚却换来了这个结果”,吴悠悠看看那些喇嘛,“如今他们人心惶惶,正是破旧立新的大好时机。”

    他拉住唐宁的手,“咱们这就回去,安排这件事!”

    唐宁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卓嘎双手合十,流着泪,仰天悲怆,“佛菩萨啊……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,为什么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眼中流出了血,哭成了一个泪人。

    唐宁很是心疼,默默的看了看吴悠悠。

    吴悠悠叹了口气,“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唐宁深吸一口气,点点头,“嗯。”

    两人看了一眼卓嘎,身形一闪,离开了达尔伦寺。

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.

章节目录

吴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酷书包只为原作者少年风水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少年风水师并收藏吴峥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