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是真心爱一个人,若是真的将那人放在了自己的心尖上了,自己就主动就耍花样惹他注意了。

    庄庄此时对方兴远还并未到那样深情的时候,自然对他的关注不够多。

    这件事因着方兴远的介入暂时告一段落,隔天在片场庄庄看到宋一鸣的时候,已经连前段时间客气疏离的假笑都做不出来了,她索性也不装了,干脆对宋一鸣来了个不理不睬。

    宋一鸣自然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庄庄怎样,可等宋一鸣跟苏凝去拍戏的时候,庄庄跟宋一鸣的助理等候在旁边。

    宋一鸣的助理阴阳怪气地说:“有些人可真是够拽的啊,竟然敢给宋老师脸色看。”

    庄庄无语极了,宋一鸣上个助理就是个嘴碎的男人,怎么这个新助理还是这幅德行?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磁场相吸?

    因为宋一鸣品行差,所以他招来的助理也都是这种货色?

    也是,如果是那种三观极其正的助理,只怕是跟宋一鸣也合不来。

    庄庄连半个眼光都懒得给宋一鸣这个助理,直接双手环臂目视前方淡淡地回呛:“皇帝不急太监急,你主子都没说我什么呢,你着什么急啊。”

    她不能直接跟宋一鸣起冲突,但不代表她可以容忍这个助理。

    宋一鸣的助理被庄庄一番话给气得脸色都绿了,她分明是在暗讽他是太监,这对一个男人来说简直是天大的侮辱!

    好一番咬牙切齿之后他挖苦庄庄道:“有些人整天就知道做梦,以为自己是什么天之娇女呢,竟然妄图攀高枝?”

    庄庄自然听得懂他是在讽刺自己跟方兴远的关系,冷笑一声继续怼回去:“我就是整天做梦怎么了?我做梦也是梦那种高不可攀的男人,你这种普信男我连看都不会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许是真的得了苏凝的真传,庄庄这张嘴厉害得很。

    以前的她还是有些放不开的,也相对怯弱一些,跟在苏凝身边时间长了,也学了苏凝的泼辣厉害。

    宋一鸣的助理再次被气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普信男这个词,他自然也是知道的,她在骂他明明那么普通,却又那么自信。

    张嘴刚要继续回呛庄庄呢,眼睛的余光却是猛然捕捉到一抹颀长的身形,他定睛一看,那人竟然是方兴远!

    那助理张开的嘴巴顿时死死抿紧了,所有要回呛庄庄的话也被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宋一鸣都得罪不起方兴远,他怎么可能得罪得起?

    说来他也不信庄庄真的跟方兴远在一起,所以刚刚跟庄庄的唇枪舌战一来是气愤庄庄对宋一鸣不敬,二来也是存了几分怀疑的心态,不信庄庄的靠山真的是方兴远。

    这会儿亲眼看到方兴远来了他们剧组,他心里顿时警铃大作外加紧张慌乱,毕竟他刚刚对庄庄冷嘲热讽了一番。

    庄庄原本等着接招,看宋一鸣的助理能继续说出什么毁三观的话来呢,谁知他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冷笑道:“你怎么不说话了?你是吃屎了吗?”

    不怪庄庄嘴巴毒,实在是宋一鸣助理此刻的表情诡异又难看,她忍不住才说了这样难听的词儿。

    庄庄的话音落下,那助理的脸色涨成了猪肝色。

    被骂吃屎让他恼怒不已,可眼睁睁看着方兴远站在了庄庄身后,他哪里还敢回嘴一个字?

    于是他的表情管理就失控成了这幅样子。

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.

章节目录

傅廷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酷书包只为原作者俞恩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俞恩并收藏傅廷远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