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锦沛瞳孔震颤,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下来,站起身后才反应过来,自己现在应该是虚弱的。

    怪只怪顾青初给的解药效果太好,再加上他自身体魄强健,吃完便好了大半。

    虚弱是元锦沛遇到顾青初后才存在的身体状况,在这之前,就没人会把元阎王和弱这个字挨在一起,包括他身边的影五都没见过。

    到现在也是,元锦沛的柔弱完全是为了顾青初而生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总是装着装着就忘了。

    假意抵唇咳嗽两声,元锦沛想证明自己身子还是弱的。

    眼下这些只是元锦沛一个人的表演,顾青初压根没有注意。

    元锦沛刚挥手撩开床帘煽动的风,吹灭了屋内唯一照明的蜡烛,整个屋子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咳嗽几声后,元锦沛走到窗边将厚重帘子扯下,阳光透过窗纸照了进来。

    快速走到顾青初身边,元锦沛嘴唇动了动,最后只道一句:“为什么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顾青初坐在椅子上看似累了休息下,其实是故意拉开俩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小简在你眼皮子底下用毒,你不可能不知道。”顾青初很笃定。

    小简这般拙劣的下毒手段就能把他毒倒,如此防备心全无的元锦沛能活到现在?

    若说是昨日午饭下的毒,当时顾青初便注意到了小简在茶杯周围转悠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多心,如元锦沛这样谨慎的人,他又知道小简的那点心思,怎么可能去放心喝茶?

    在军营那般确定的语气,足以说明元锦沛早就知情。

    中毒不过是顺势而为。

    和君子枯毒发撞上可以说是巧合,但茶杯中有毒元锦沛一定知道。

    元锦沛听着顾青初的分析哂然一笑,随即道:“看在阿初的面子上,我不会对她如何”

    便是被拆穿了,元锦沛眼中仍闪现着笑意。

    ——他阿初多了解他。

    顾青初移开视线嗓音发干道:“我没有为小简求情。”

    但如果元锦沛为此打杀小简,她会拦着。

    小简有错,罪不至死。

    “换作旁人,再对我尝试第一次下毒的时候便死了。”元锦沛似是而非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但你对小简没有出手,说明你知道她不是真的想杀你,所以你才容忍。”

    顾青初知道,小简如果真的有害人之心,元锦沛不会容她。

    ——啪啪啪

    三下拍掌的声音,元锦沛望着顾青初笑意盈盈。

    这种不用他解释,对方便理解他的想法,不会曲解,不会畏惧,直直信任他做事态度的感觉。

    很好。

    本来他还想为之前顾青初偏心小简佯装难过,再利用此次中毒之事,得到一丝她的内疚,他借此多制造俩人的接触。

    可现在,元锦沛觉得被顾青初说出来,更加让他内心愉悦。

    虽说如此,但该装的委屈还是要装,万一能够得到一丝怜惜呢?

    “之前我不与她计较,是看在你喜爱她,但是昨天你太偏心她了,我心情烦闷之下就把那杯茶喝了。”

    顾青初:……

    合着到头来是她错了?

    突然,元锦沛俯下身,两只手分别放在椅子的两个扶手上,他将顾青初困在了椅子里面。

    “阿初,马车上你的血真是在解安离毒吗?”

    元锦沛又来马车里逼近那套,这回周遭可没有别人了,顾青初正想给他来个窝心脚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问话,她的腿僵住了。

    就知道那句谎话哄不住元锦沛,本想着能拖几天是几天,结果这厮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顾青初反问,她还想再挣扎一下。

    说完,顾青初拿过桌上的太极扇,抵着元锦沛的肩膀处,将人推开。

    “男女授受不亲,元大人注意些。”

    顾青初头颅微微上扬,眉尾微挑,目光扫过元锦沛的面上,然后再收回视线滑到自己的衣袖,抬手露出皓腕,抻了两下不存在的褶皱。

    动作优雅矜持,瞧着好不傲气。

    被刺儿了的元锦沛也不恼,反倒觉得顾青初这小模样让他心痒痒。

    旁人见了顾青初这般,首先感觉到的便是老祖宗高不可攀。

    而我们的元大人,看人眼光向来独特,他认为顾青初是在耍娇。

    女儿家娇气是天生的,要哄。

    论元大人的态度转变多大,以前的他不喜女子,说女子多矫情,太惹烦;现在的他无师自通,恨不得顾青初和他哭一哭闹一闹。

    让他感受一下女子的娇气劲,更准确点说,是顾青初的“娇”,可惜顾青初不给他机会,这大概就是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吧。

    “阿初当真没骗我?”

    元锦沛站直身子拿着扇子来回踱步,然后煞有其事道:“我还以为这血管得是我身上蛊毒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

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忽如一夜祖宗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酷书包只为原作者冉阿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阿冉并收藏忽如一夜祖宗来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