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    姬权的声音很大,中气十足。

    为了这一刻,他已经演练了很久。

    无论是此刻脸上的神情,还是话里的语气,他都一个人在屋中对着镜子反复的练习过。

    这注定会是武阳朝的史书上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    武阳圣君,承接天命,清缴君侧,继位登基。

    这么棒的故事!

    自然需要足够与之匹配的演技。

    但饶是如此,姬权还是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是因为那即将到手的九鼎之位,是因为那马上会被群臣膜拜的至高无上,当然也因为,对于自己父皇那刻在骨子里的畏惧。

    哪怕此刻的姬齐应该已经病入膏肓,但姬权的心底还有那么些许发憷。

    他激动,同时紧张。

    以至于他的身子微微发颤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这应该不是什么麻烦事,他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。

    姬权在自己的心底如此为自己打气。

    这一点倒是没什么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毕竟这样的事情也确实不是什么新鲜事,在十多年前,他的父亲就已经给他打好了样。

    趁着先皇病重,带兵围堵神御宫,将所有试图入宫面圣的人都拦在了神御宫外。

    然后只需要一些小手段,他就可以带着父亲的遗诏走出明照殿,将之宣读,名正言顺的登基继位。

    一切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而且,他会比姬齐做得更好。

    当年的姬齐,虽然夺得皇位,但却埋下了南疆的隐患,以至于武阳朝陷入了长达数年的内战,而他,断然不会给姬斐这样的机会!

    他会是更称职的皇帝!

    这样想着,姬权的双拳紧握,眸中泛起阵阵灼热之色,他看向紧闭的明照殿殿门,在那时深吸一口气,然后朗声言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!”

    “逆贼李丹青蛊惑父皇,潜入宫中,欲行不轨之事!”

    “儿臣领兵讨贼,请父皇放心,儿臣定会护父皇周全!”

    紧闭的明照殿中,一片静默,并无任何的声音回应姬权。

    姬权皱起了眉头,他的身旁莽窟走上前来,言道:“殿下,迟恐生变。”

    姬权闻言侧头看向身后。

    黑虎军统领莽窟、神虎军统领莽桓、龙象府府幕麓弥巨、镇魔司大司命丁正青、神御大司命刘宽、郢家嫡长子郢离……

    一大群人皆在这时目光炯炯的看着他,这些人大都是这武阳城中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也是所谓的太子党。

    姬权此行是为了夺得那九五之尊之位,从而成为这武阳天下的共主。

    而这群人跟

    在姬权的身后,为的自然是这扶龙之功,等着的是封疆裂土的美事。

    相比于姬权,他们也同样颇为激动。

    这对于他们而言,同样是赌上了身家性命的大事。

    走到这一步,他们彼此之间也并无主仆之分,至少在一刻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命运都被拴在了一条绳上,姬权那一瞬间的犹豫,很快就被众人目光中的灼热之色所淹没。

    明照殿中既然没有回应,那他也不能再等下去,毕竟哪怕是他愿意等,他身后这群人也不会允许他再等下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姬权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眼前的殿门,这一次他没有了犹豫。

    “准备入宫,营救父王!”姬权大声言道,身后的甲士闻言也纷纷在这时摆开了架势,明晃晃的刀剑出鞘,作势就要冲入明照殿中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眼前紧闭的殿门忽然发出一声沙哑的声音,殿门在这时被缓缓打开,一道身影从中走出。

    众人一愣,纷纷沉眸看去,却见走出殿门之人,是那位青衣司的青衣掌印——林白。

    老宦官的面色寻常,并未有半点被被眼前这场面吓住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目光平静的在众人的身上一一扫过,最后落在了姬权的身上,他问道:“太子这是何意啊?”

    没有在林白的脸上看到那慌乱之色,折让姬权的眉头微皱,心底隐隐泛起了些许异样,但很快他便压下了这样的心思,沉声道:“林公公,你为我武阳朝廷鞠躬尽瘁数十年,历经两位帝王,我念在你劳苦功高不愿为难,现在交出李丹青,我尚且可以对你既往不咎,林公公是个聪明人,在这样的大事上,切勿自误啊!”

    林白闻言一愣,困惑的看向姬权,反问道:“今日用过晚膳之后,陛下便一直在明照殿审理政务,殿下要见李世子怕不是来错了地方。”

    林白这样说着,又一皱眉头,看向姬权身后那一大群刀剑明晃的甲士,又言道:“更何况,我看殿下这架势,似乎不是来寻人的那般简单吧?”

    整个过程中,林白都表现得极为冷静,而这样的冷静对于姬权而言,更像是一种轻视。

    姬权心头的怒火在那一瞬间便猛然涌动,他大喝道:“林白!”

    “叫你

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龙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酷书包只为原作者他曾是少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他曾是少年并收藏龙象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