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芫换了拖鞋,蹑手蹑脚地和陆晓晓一块,朝门开了道缝儿的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她看着这道门缝,再低头,看了眼地上的薯片碎屑,顿时什么都明白地望着陆晓晓。

    陆晓晓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意了,留下了偷听的痕迹。

    池芫无语地掀了下嘴角,看透不说透,伸长了耳朵,也想听听沈昭慕所谓的“本事”。

    “你别一惊一乍的,让你挑选浪漫的告白方式,你怎么又跑偏了?”

    魏子言被沈昭慕吓一跳,拍了拍胸口,嫌弃道。

    沈昭慕却信心满满地和他道,“我刚从陈家那谁的酒友那听说了个劲爆消息——”

    他还可耻地停顿下来,卖了个关子。

    魏子言立马上钩,他“包打听”的身份现在是不打算藏着了。

    别说他了,就是门外的陆晓晓都一脸好奇,池芫倒是还好,这个位面还有什么瓜是她不知道的?

    再说了,她没有这三个这么八卦好吗!

    “你快说啊,你别看着我,大哥!”

    魏子言将陆晓晓的心声说了出来,然后就见沈昭慕笑得一脸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顾起那个老男人一直对外宣称单身汉吧。”他起了个头,魏子言开始找瓜子了,没找到,就干脆端着个茶杯,也不喝,就怕一会太劲爆他会喷出来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能不能瓜一次性放出来,别这么说半句留半句的磨人啊?

    池芫在门外,缓缓站直了,收回了自己的小耳朵。

    这个瓜,她表示真的吃过了。

    来这个位面的第一天,她就吃到了。

    反观旁边的陆晓晓,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薯片,小心翼翼地往嘴里塞,不敢嚼得咯嘣脆,生怕打断了里边的爆料。

    影帝的八卦啊,她从前的偶像啊,该不会,她的这座老房子要塌了吧?

    怎么回事,塌房子,她也很激动很想知道?

    “他有孩子了!”沈昭慕说着,怕魏子言急性子,便又竖起三根手指,“还是三个!一胎三个!”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“卧槽?”

    前面那个感叹句是魏子言,后面这震惊的口吻是陆晓晓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魏子言和沈昭慕在听到陆晓晓的声音时,齐齐往门口看去。

    而池芫比较机智,在沈昭慕爆料的同时,她就已经收回偷听的脑袋,靠着墙,隐藏好了。

    还给陆晓晓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比起吃瓜,她更想听听沈昭慕有怎样的宏伟的追妻计划。

    “嘿嘿你们继续继续,都自己人,早知道晚知道我都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陆晓晓笑得甜美,捡起掉地上的这包薯片,又开始吃起来。

    魏子言扶额,“掉地上了就别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不干不净,吃了没病,我百无禁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继续啊,沈少,他娃儿的妈是谁啊?是之前有过风声的那退圈的某影后吗?”

    沈昭慕闻言,举起手指摇了摇,臭屁得很,“no,no,no,这是个圈外人,居然两人一夜情后,女的怀孕了,吓得出国了。再回来就带着三胞胎了。不知道顾起从哪知道的,最近找到他们了,将他们接回他的私宅,看样子,想金屋藏娇瞒着大众。”

    “贵圈真乱。”

    魏子言喝口水压压惊。

    “只有我觉得,这太魔幻了吗,简直就是小说原型啊……”陆晓晓手动将自己的下巴接了回去,“大影帝和圈外神秘女子,一夜风流后,平白多了三个孩子,这俩人好牛,一个一发三中,一个也好能生……”

    池芫抿着唇,陆晓晓这非官方吐槽,挺致命的。

    魏子言和沈昭慕则是被她这形容弄得囧了囧。

    这话,怎么说得怪叫他们膝盖疼的?

    尤其是魏子言,他咳了声,“那是安全措施没做好,你看我俩,要不然,你也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陆晓晓瞪了他一眼,这个是值得攀比的吗!

    沈昭慕也瞪了眼魏子言,眼底多少有些怨念和,隐约的羡慕了。

    他到现在,也才,咳,和媳妇睡了一次。

    真是旱的旱死,涝的涝死。

    尤其他之前还嘲笑顾起年纪大,结果人早就超车了:)

    沈昭慕想着,便咳了两声,一脸正气地对魏子言道,“所以我要说正事了,经过这事,我发觉,你俩是广播的话,我就是情报局本局出身的,你看看这些消息,我不问都能知道——

    正好,我叔不嫌弃我不务正业没个特长吗,我深思熟虑过了,要不,我就开个工作室,你俩都给我过去打工,当然,魏子言有诊所,那你就当个兼职的吧。我们呢,就专门挖这些八卦,开个号爆料,只爆真料,专爆别人不敢爆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沈昭慕忽然觉得自己真是很有正义感的勇士。

    “揭露这些人性的黑暗,社会的蛆虫……”

 

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沈昭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酷书包只为原作者池芫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池芫并收藏沈昭慕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