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年夏晓霞被赶出夏家,身上没有一分钱,除了音乐之外,还什么都不会,连温饱都成问题。刚开始几天,她还维持着自己的体面,想去餐厅给人弹琴赚钱,可没人要

    她,餐厅的工作早就有人做了。  之后她越来越饿,最终拿弹琴的手去后厨洗了盘子,她以为夏家会有人来找她,可她一天天的盼,到底是没盼到。后来她为了赚钱养活自己,被人骗了,将她卖到了

    夏城。  就是那个时候她认识了方承安。方承安那时候在国外已经有了妻子,那次回国是为了做生意,谁知道就那么凑巧碰到了正千方百计想要逃跑的夏晓霞,他救了她,而

    她便对他芳心暗许。  第一年方承安只在国内待了几天又去了国外,第二年,方承安接了个大项目,回国的时间变长了,夏晓霞为赚更多的钱,所以去烟馆打工,她生的漂亮,老板给她开

    的工资都比别人要高许多。

    她偶尔跟方承安见面,长此以往便多了几分暧昧情愫,少女时期的爱慕都是来势汹汹,更何况还有一个故意跟她暧昧,不表白不拒绝的人推波助澜。  她对他的爱意越渐浓烈,可她犹记得他已有了妻子,从小到大学习的礼仪让她给自己上了一层道德枷锁,这层枷锁在得知他二儿子出世的时候到达了顶峰,她开始远

    离他,可他偏要来找她。  那段时间她内心尽是唾弃自己的声音,一直到那年夏天,她正在烟馆上班的时候,方承安突然急急忙忙的跑来找她,拉着她说自己伤了人,如果对方要追究自己,他

    就要坐牢。

    方承安那时候哭得撕心裂肺,他说自己完了,可怜他两个儿子在最需要父亲陪伴的时候,父亲却不在身边。  夏晓霞当时还没有孩子,她觉得自己未来也不会生孩子,在爱意的驱使之下,她站出来替方承安顶了罪,而方承安,他一边哭一边跟她保证,他会离婚,会来娶她,

    她是真的信了方承安。

    然后她被以过失伤人罪被判了两年的刑罚,入狱当天,方承安还在跟她保证两年后会来娶她,他等着她出来。

    可入狱之后,她再也没见过方承安。

    方承安逃了,消失的干干净净。现实给了她清脆的一巴掌,终于将她少女时代的所有幻想给打碎。

    她终于明白,人生从来没有顺遂二字,有的只有永无止境的辜负与被辜负。

    后来过了很多年,她也曾听闻方承安好像找过她,可她对此也只是一笑了之,不过只是当年的一个陌路人。

    遗憾二字用在他身上他都不配。

    哪管他当年没回来,到底是有事耽误,还是临场胆怯,辜负了就是辜负了,不必再仔细深究其中缘由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尹芊芊从办公室出来之后,乘坐电梯到了一楼,见到一楼大门口右手边有个垃圾桶,她将包里的那块怀表掏出来,随手扔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,她接听电话,听到厉景煜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芊芊,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在我妈公司这边。”她回。

    “等我会儿,我过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开车了。”尹芊芊眉眼弯起来,“你在哪?今天不忙?我过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把钥匙给妈吧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厉景煜的声音里带着笑。

    尹芊芊笑着应声,挂断电话之后又只能回去将车钥匙先给夏晓霞保管,夏晓霞得知厉景煜要来接人,脸上的笑意也多了,只道“好好玩去吧,有空带着慕慕多回家。”

    尹芊芊赶紧应了,她下了楼在一楼大厅的座椅上一边看报纸一边等厉景煜过来,还没看两页,就感觉到有人走到了跟前。她抬眼就对上了厉景煜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警惕性这么高?”厉景煜笑着朝她伸手,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尹芊芊将手放到他手心,起身站到他身边,“你今天怎么不忙了?”

    这两年虽然厉景煜不用像以前那样时常好几个月不见人,也不用总待在部队,可平时还是很忙。

    “休假了。”厉景煜一边拉着她往外走,一边说,“去年没休,今年能休半个多月。”

    尹芊芊眼睛亮了起来:“那咱们可以带慕慕出去玩啊。”  两人这会儿已经从大厅里出来了,厉景煜正在帮她开副驾驶的门,闻声手就顿了那么一下,他扭头朝尹芊芊看去,伸手捏了捏尹芊芊的脸,“怎么一门心思都在你儿子

    身上,能不能分一点给你老公?”

    尹芊芊眨巴眨巴眼睛,看他,“哎呀,景煜哥哥是在吃你儿子的醋吗?”

    “虽然说起来不好意思,但确实是。”厉景煜说的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尹芊芊顿时就笑了,“那景煜哥哥要怎么样才能不吃醋呢?”她说完,踮起脚凑到他唇边亲了一下,“这样行吗?”

    厉景煜眉眼里染上笑意,“勉强可以。好了,上车。”

    他将副驾驶座的车门拉开,尹芊芊坐上去,等厉景煜也坐到车内之后,她才问他,“咱们去哪啊?”

    “去玩

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宠妻有道总裁别抓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酷书包只为原作者齐夏赫连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齐夏赫连城并收藏宠妻有道总裁别抓我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