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兰不惊讶,“如果惠妃不病重,皇上怎么将小皇子从惠妃身边带走。”

    雪晗一直将心思放到小儿子身上,所以没深想,听娘的话反应过来,“皇上不满王氏一族了?”

    “嗯,都说一荣俱荣,王氏一族有了野心,皇上自然要从源头入手,王氏一族的底气就是两个皇子,皇上有动作不稀奇。”

    雪晗打了冷颤,“皇上对惠妃动的手?”

    竹兰,“那倒不至于,不过,后宫想对惠妃动手的不少,皇上只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好,皇上要的是结果。”

    现在惠妃病重就是结果,对于皇上而言,后宫女人除了皇后外,加起来都不如太子的头发丝。

    雪晗瞳孔紧缩,“娘,惠妃病重是否会病逝?”

    她不管是不是皇上亲自动的手,她只觉得一阵阵寒意,皇上心狠。

    竹兰沉思着,“我觉得不会,不仅为了后宫平衡,还要给王氏一族交代,惠妃病重不会有事,只要小皇子离开惠妃,惠妃的病也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雪晗心揪了下,“我还寻思爹说让相公在护国寺待到过年太久,现在看来,还是爹看的真切,我们秦王府还是低调的好。”

    竹兰,“你们听你爹的没错,现在皇上对你们千好万好更应该谨言慎行,免得日后留下话柄让皇上心里存了疙瘩,一旦生了猜忌,秦王府现在多风光,日后就会多寸步难行。”

    雪晗将娘的话都记在心里,“娘,我一定会谨言慎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还有日后尽量能少进宫就少进宫,你与皇后也别走得太近,皇后身子骨不好,她自己也清楚,免得她起什么算计的心思,这后宫的女人心思太深,你守好秦王府过自己的小日子就好。”

    雪晗应下,又道:“上次皇后的确病重,我也是最近才听母后说了几句。”

    竹兰幽幽叹气,皇后不是个长寿的。

    护国寺,容川坐在亭内喝茶看远山风景,周身的煞气已经消散不少,人平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齐王将带来的茶放到石桌上,“瞧瞧,我给你带了好茶来。”

    容川回头,“二哥怎么有时间来看我?”

    “我很闲,几个兄弟中,我最有时间,本来想早些看你,只是你刚回京就躲到护国寺,我就等了一些日子。”

    容川轻笑,“二哥此言差矣,我是为了修身养性来护国寺礼佛,怎么到二哥的嘴里成了躲了。”

    齐王拿着扇子把玩,“好,好,你说礼佛就礼佛。”

    齐王心里门清,容川回京先去了皇宫,然后又去了周侯府,随后就收拾行李去礼佛,住了这么久也没想回京的意思,这是打定主意久住了。

    他出京和与外公提了,外公说:“秦王有个好岳父,不,应该有个好爹,到底是自己养大的,周侯处处为秦王想到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啊,他有个好外公,秦王有个好岳父。

    容川还是关心旭琛的,询问着,“回来也没和旭琛好好说说话,这孩子已经能独当一面了,二哥准备什么时候让旭琛成家?”

    齐王放下手里的扇子,“这孩子不急,我准备再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并不是因为年景不好,说白了,他还是顾忌皇上,他觉得儿子还是低调一些的好,晚成亲也不错。

    容川也就问问,他只是旭琛的小叔,“二哥下一盘棋?”

    “好啊,许久没和你下棋,让我看看你是否长进了。”

    容川笑着,“那就让二哥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一局下来,齐王脸上带笑,眼底是惊讶的,老五真的长进了许多,尤其是大局上,一个人的棋风表现一个人的内心,此次草原行,老五真的成长了,所以才怕皇上猜忌躲了。

    齐王下了一盘不下了,“你四哥病重了,过几日会从东北回京。”

    容川心道,几个哥哥消息真灵通,“太医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老四日后只能好好的养着。”

    能活多久,太医的意思寿命有碍,太医是不敢多说的,只能说明老四的身子骨不好,没多少年可活了。

    容川脸上淡淡的,他们本就没什么兄弟情,四哥今日的结果全是当日他自己种下的因。

    晚上,周书仁回来,“你听说要捐粮的消息没?”

    竹兰,“听说了,齐大人捐粮一百石,我正想着和你商量咱家捐多少?”

    周书仁道:“这一次不各房单捐了,整个侯府捐六百石就可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都种了高产的红薯,我想大部分都会捐红薯,咱家就捐细粮?”

    “世家也要脸,不会都捐红薯,咱家你看着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竹继续道:“对了,你说小皇子会送给谁养?”

    周书仁还真想过,“现在高位嫔妃基本都有孩子傍身,惠妃是妃位,她的孩子不能让低嫔妃养育,皇上应该会在最近晋升一位妃位,到时候看晋升的是谁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竹兰心里有了人选,两口子就不谈后宫了。

    次日,玉蝶要出门,竹兰指了指外

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酷书包只为原作者三羊泰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羊泰来并收藏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