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若晴察觉出老父亲的心思,对他甜甜一笑,“爹,你瘦了是你两个外孙饭量惊人,我每天吃的从没少过,你安心养伤,不要为我操心啦!”

    大孙氏夫妇俩送来了筒子骨,鲍素云送来了老母鸡,曹八妹送的鸡蛋,赵柳儿她们也都纷纷拿着东西过来探望杨华忠。

    孙氏陪着她们说话,杨若晴泡茶拿点心来招呼大家。

    长根大牛他们也全过来了,屋子里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老杨头环顾四下:“咋不见老四和永青?”

    刘氏神秘一笑:“一会儿就来了,听说三哥今个回来,我们专门准备了东西来庆贺呢!”

    “到底啥东西啊?这么神秘?”有人问。

    刘氏咬紧牙关,死活不说。

    谭氏也在人群中,见状撇撇嘴:“嘚瑟,待会倒要看你们折腾出个啥名堂来!”

    好一阵之后,屋外传来声响,是众人出来看,便见杨华明和杨永青叔侄俩各自挑着一副担子,担子两边各挂着一只大箩筐,箩筐沉甸甸的,上面搭着红布做遮盖。

    “四叔,小哥,你们这是?”杨若晴走上前去,看着放在门口地上的大箩筐,一脸惊讶。

    杨华明朝杨永青那递过去一个眼神,叔侄俩刷刷刷揭开盖在大箩筐上的红布。

    当里面的东西映入众人的视线,众人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站在最前方的杨若晴都忍不住有几分激动,她做亲闺女的都没想到,四叔四婶他们竟然给想到了,这份礼物对于爹和娘来说,可真是一份特殊的礼物,很是隆重呢!

    “天哪,老四,你们咋还去发粑和买面了呢?这这,这用不着啊,你三哥不过是去治个腿……”

    孙氏上前来,打量着箩筐里莹白如雪的大米粉粑粑,每一只米粑粑正中间都烙着一个红艳艳的“福”字。

    另外一担箩筐里则是码放整齐的龙须挂面,每一根都粗细均匀色泽明艳,长长的码放在一起几乎没有半根断碎,故取名龙须,龙的胡须,寓意健康长寿。

    孙氏打量着这两样东西,又惊又喜,高兴得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杨若晴也过来扶住孙氏,她能理解孙氏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家里并不缺这些吃食,孙氏感激的是四叔四婶他们这份礼物的寓意。

    啥都不盼,就盼着能身体康健,无病无灾。

    好一番关心和热闹之后,杨若晴看到杨华忠打了三个呵欠,又想到骆风棠跟她这说的,杨华忠需要多休养那些话……

    于是,杨若晴便站出来跟众人那表达了谢意,“……我爹今个才回来,家里还得先整顿整顿,等过两日闲下来了到时候再请大家过来聚聚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能听明白意思,于是纷纷离开,离开前一再叮嘱杨华忠好生歇息。

    家里就老杨头也走了,屋里就剩下杨若晴和骆风棠,以及孙氏。

    孙氏早已迫不及待要去阔别了十多日的前屋后院转转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养的那些鸡鸭,她更是放不下。

    所以杨华忠的床前就剩下杨若晴和骆风棠在陪着。

    骆风棠将桌上俩摞药拿到杨若晴跟前,对她这一一说着每种药的用法用量。

    “你这记性可真好!”杨若晴听完,忍不住对他夸了一句。

    骆风棠愣了下,当着杨华忠的面他不好有其他的表情,但眼底明显是掠过一丝愉悦的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些药的用法用量,你完全可以让主治大夫写在一张纸上。”杨若晴又说。

    骆风棠道:“也写了的,但我再说一遍你记得更真切。”

    这下,杨若晴看他的眼神越发炙热了,恨不得把脚趾头都给砍下来对他点赞!

    “晴儿,棠伢子也累坏了,你让他先回去歇歇吧!”

    杨华忠跟这里说,那目光望向骆风棠,就跟望向亲儿子没啥两样。

    “岳父,我不累。”骆风棠说。

    杨华忠笑了笑:“咋能呢?就算不累也该回去洗个澡,换身衣裳啊。”

    见骆风棠还是不肯走,杨华忠对杨若晴说:“晴儿你说说吧,他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真让杨若晴和骆风棠同时红了脸。

    杨若晴轻咳了声来到骆风棠跟前,发现他也正垂眸看着她,她扯了扯他的袖口说:“听爹的,回去洗个澡,身上衣裳也该换换了。”

    骆风棠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,“嗯,我待会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撂下这话他健步如飞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杨华忠靠坐在床上,看着骆风棠远去的背影,跟杨若晴说:“你两个弟弟不在身边,这趟真是多亏了棠伢子。”

    杨若晴微笑:“女婿如半子,这是他该尽的义务嘛。”

    就拿自己来说,自己是骆家的媳妇儿,对骆家的几位长辈好这也是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“爹,这回你定要谨遵大夫的叮嘱,不能再像上回那样存侥幸的心思了不然,真得瘸,瘸了你可就没法扛着稻包在田埂上飞奔啦!”

    杨华忠被杨若晴

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锦绣农女种田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酷书包只为原作者巅峰小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巅峰小雨并收藏锦绣农女种田忙最新章节